我正为英语四级考试慌到焦头烂额的时候,万莆开始追我,他是外语学院的.
 
    与万莆恋爱,我没有告诉任何朋友.我从未觉得有什么愧对他的地方,只是有时会想也许再也找不到像他对我这么好的男孩了,这也是我与他维持了一年多的原因.
 
    我是万莆的初恋.他家境不好,但很宠我,兜里只剩下两块钱了,他也会给我买雪糕吃,不去想下一顿吃什么.有一次我们出去玩,路上碰到了我一个朋友,之后他就一直不开心,我追问,他不肯说.过了几天他才说心里难过,因为我的那个朋友戴着项链、手链,而我什么也没有,觉得对不住我.
 
    我听了心里一酸.他总说他是个小丑,而我是公主.我们在一起确实是这样,完全是他围绕我转,我为他考虑得少一些.但是我并不是没有动情,只是他更爱我.我总是任性而为,和他无理取闹,争吵不休,有时我都怀疑,在他面前我怎么像泼妇一样无所顾及.
 
    万莆和学院老师都很熟,功课也很好.在他的帮助下我没有报英语四级,直接报了六级,并且一下就过了.当然我们用了一些"小技巧".
 
    我上大三时,万莆到扬州去工作了.我实在不忍心提出分手,就告诉他找工作这么难,我们一定找不到一个城市的.他也明白了我的意思,我们算是慢慢分手了.
 
    没有选择万莆是因为我确实不够爱他,因此不珍惜他.
 
    和他在一起不分男女
 
    我是在准备计算机二级考试时遇到肖亮的.我不知道肖亮算不算是男朋友,如果算,那岂不是真如室友林冰骂的那样,找男朋友做考试敲门砖.
 
    那天我在学校机房练习操作,走的时候软盘怎么也拿不出来,而老师大嗓门喊着要关门了,这时一个男生走过来帮我的忙,只几下,机箱就把软盘"吐"出来了.
 
    他就是肖亮,长着一张胖胖的脸,很有福相,看着就想笑.我请他到学校门口吃牛肉面,我们聊得很开心,他拍着胸脯说计算机考试包在他身上了.
 
    肖亮是个让人不设防的男孩,很有女孩缘,很快就和我们寝室的姐妹打成一片.我觉得和他在一起混淆了男女的界限,被他搂一下,抱一下,亲一下也没有什么,玩得很开心,我也没有考虑过两人的关系,可能像个小哥哥吧,谁也没说过喜欢谁,反正乐得有一个玩伴,但从不越界.
 
    后来肖亮找人替我考了计算机二级的上机操作题.我一直和肖亮混在一起,直到遇到生命中最爱的那个男人.
 
    我愿意为教授付出
 
    大三暑假没有回家,在学校准备报考研究生的复习.一天中午,在食堂打饭,餐盘一不小心碰到了身后的人,我一连声地说对不起.
 
    然后挑了个靠窗的座位坐下,没想到那人也坐了过来,我们竟然打了一样的菜,都笑起来.
 
    他问我大热天的,怎么不回家,在学校晃什么.还没等我回答,他接着说一定是在陪男朋友吧.我说不,我还没有男朋友,在准备考研.
 
    我明显感到一丝欣喜从他眼里流露出来,他告诉我他是研究生院的教授.
 
    吃完饭我们互留了联系方式,是我提出来的.分手后,我回头看了看他的背影.有风吹过,他穿着白色运动衣走向操场,落日的光芒洒在他身上.心中有种异样的感觉,默默念着他的名字:蒋少洲.但我确实没有料到后来的事情.
 
    能认识研究生院的教授肯定是好事,我不会错过,但我当时并不想怎么样,后来的事情发生得也很自然.
 
    第二天临近中午时,本来约好了到一个师姐那里拿考研复习资料的,但我临时推掉了,跑到食堂去,果然又一次遇到了蒋少洲,我们同时说好巧啊,他请我去吃披萨,我也没有推辞.
 
    吃披萨时,他一直关切地问我考研究生的情况,比如说想报哪个学校啊,什么专业啊,往年的录取比率多少啊,复习计划是什么啊……我就感到我的话一句句都落到他心里去了,觉得很踏实.
 
    最后蒋少洲让我好好复习,其他心就别操了.那一刻,我焦躁的心一下子伸展开来,有一种依靠的冲动.第一次认真看着眼前的男人,他身上那种沉稳从容成熟的气质深深吸引了我,这也是白脸小男生们最缺乏的.
 
    吃完饭,走在路上,蒋少洲看到一个女孩子在吃冰淇淋,就问我吃不吃啊,我顺从地点点头,他带我到肯德基点了一杯巧克力圣代,我不清楚他怎么知道那是我的最爱,他永远给人一种恰到好处的感觉.
 
    隔了一天,蒋少洲约我出来,我忙奔下楼去,可是没有见到他.这时手机响了,他说眼睛那么大怎么看不见人呢,我已经看到你了,我这才意识到眼前停着的一辆黑色轿车是他的.忽然想到万莆,有一次我们到汉口去玩,下很大的雨,可是万莆执意要等公交车,回到学校时,宿舍楼已经关门了,我拼命地敲,值班阿姨才来开门,还狠狠数落我.第二天我发烧了.万莆爱我,但他不能给我想要的生活.
 
    蒋少洲是我喜爱的类型,话不多,总是眼睛含笑地看着我在那儿叽叽喳喳,仿佛我是个需要照顾的小妹妹.在他面前我甘愿收敛起所有锋芒,卑微地幸福着,甚至喜欢他说我笨说我傻.我在想他的妻子真是幸福啊,能每天看着他.但他从来不在我面前提他的家人,这也是让我觉得成熟的地方.
 
    从一开始我对蒋少洲就没有防备,认定他是我爱的男人.第四次见面是晚上,那晚后我不再叫他蒋老师.
 
    其实说内心没有挣扎是假的,以他的身份和地位是肯定不会离婚的,我只能做个情人.但我是个不容易动情的人,也因此与几个男朋友分手都不感到很痛苦.第一次遇到一个我深爱的,并且甘愿付出的男人,怎么也不舍得放手,就想轰轰烈烈地爱一场,不管这是不是劫难.
 
    我们确定关系后,有时他带我去吃饭,见到了平时很崇拜的老师,每个人都带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,当然都不是自己老婆.他们似乎以此为荣,蒋少洲后来还经常对我提起其他朋友的风流韵事.说实话这件事还是给了我一些震动,但是他的朋友都有两三个"情况",蒋少洲一直都只有我一个,我觉得他和他们不一样.